Light up my life

神鬼奇航
07 /21 2017

這篇是神鬼奇航4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On Stranger Tides)裡的傳教士和塞壬的組合,接受請往下。

從未看過這樣的神情。
那雙眼睛沒有她所熟悉的情緒。
些微的恐懼、更多的是好奇、同情與憐憫。
唯獨沒有和她朝夕相伴、賴以維生、熟悉且既愛又恨的,慾望。
他看見的,只是一個需要幫助的生命,並非妖麗冶豔的、傳說中以美妙歌聲吸引水手的賽壬。
不是潛在的危機或者獵食者,只是另個與人截然不同的被造物。
他給予的是最大的仁慈、保護與關懷。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祂所造之世界、所造之物,無有差別,沐浴於光之中。

若是說,他是她的太陽,不無其道理。
如同只能在海中上層可見的明亮色彩,藍眸中透露著成熟、獨當一面、果敢與智慧,正因他幼小年輕,方有初生之犢不畏虎之勇。
他照耀她、照耀她孤獨的生命、使其閃爍。
他給予她、給予她閃耀的屬性、使其璀璨。
他使她成為最美的鑽石。

從深淵之中,流下喜悅的淚水;
從親吻之中,潛入黑暗的海水。

莫慌,我們已有了彼此,我們已能同遨遊於一處。

用你最好的德性,換我最好的餽贈。

你奉獻於主,我奉獻於你

[LVHP] Prisoner

LVHP
07 /09 2017

對不起我是來騙更新的。



BGM: The Weeked - Prisoner (feat. Lana Del Rey)

OOC。

他們之間,從來都不存在著愛。
只是,不斷的耽溺於彼此的連結之中。

原本他認為,這一切,是錯的。
男孩翠綠色的雙眸為他帶來一絲絲的、寥無勝無的美好。
尤其是復活之時,他一瞬也不瞬盯著自己時。
他從未如此歡欣過。
或者,他選擇了男孩,才是他做過最正確的事情。
即使這是錯的,他也絕不承認。
Lord Voldemart是不敗的。
而他即將戰勝死亡。

傷疤火燒火燎地,一點一滴地侵蝕著自我意識。
他費盡心力將Cedric的遺體、連同Voldemart復活的訊息全數稍回,得到的卻是魔法部部長的漠視與污衊。
悲痛、疑惑、怨憤。
他不知該如何正常生活。
他的靈魂正以緩慢的速度燃燒,由一盞青火。
那是Slythrin的青綠色的火,逐漸燃盡他。
唯一的、不得不依靠的,玷污他、使他疼痛又沈迷不可自拔的。
那綠,同是他眼睛的顏色。
帶著母親的愛,與殺戮的痕跡。

他們既是矛盾體,又是那麼地相似。
同樣眷戀那份綠光,既是美好,又是苦痛。

無知之下,無有傷亡;因其有知,方有今日。

他們同樣傾頹於綠光之下。

【樓春】【戰友向】同一線

偽裝者
07 /06 2017
#樓春戰友向
#接續除夕暗殺行動
#樓春戰友設定
#曼春代號毒蛛
#曼春對明樓懷念舊情的時候會翻白眼鄙視
#曼春早想殺了汪芙蕖可是老找不到機會


「師哥,所以到底是誰做掉了汪芙蕖?毒蜂?」收拾好被抓亂的頭髮和哭花的妝容後,汪曼春轉向同坐在後座右側的明樓挑眉問。
「不是毒蜂,」明輕捏鼻樑,今天真是夠嗆的,「是軍統新派來的人,毒蜂的意門生,毒蠍。」
「哼,一來上海站就增加76號任務,真不虧是毒蜂,青出於藍。」汪曼春冷哼,這小子……毒蠍,居然在大過年的下手,給長官加業務很強是吧?回頭看我怎麼派任務給你。
「曼春……等等請你吃你最愛吃的紅燒獅子頭,別氣了。」明樓安撫道。
「我沒什麼好氣的啊,反正就是任務而已,只是後續又要忙上一陣子,還要作戲給南田那個死日本鬼子看,紅燒獅子頭我看……是不大夠的。」 『敢情這是敲竹槓?』明樓陷於付錢請人吃更豐盛還是幫人處理業務或是出賣苦力等多重選擇中。
「大哥,我看曼春姊的意思是,想派給毒蠍一些難做的任務了。」明誠在駕駛座歎口氣,心想:『毒蛛果然是毒蛛,明台,你好好收下曼春姊的指派任務吧!』後幫他祈禱了一把。
「哎呀阿誠長進啦!知道你曼春姊在想什麼了!」汪曼春笑道,「我就挺好奇的,這毒蠍到底是誰,怎麼做事那麼利索,這麼一個人才也得給我認識認識嘛!人才就是要不斷調教才能長進不是嗎?對了師哥,飯,還是得請的。」說著看了眼車窗外,又道:「阿誠,送我到上海大酒店就行,我就在這『養病』等南田來就行了,你們都回家陪明鏡去吧。」
說完便開始將頭髮弄散開,眼淚也隨之落下,一點都沒有剛剛冷靜果決的樣子。
「哎。」明誠回了一聲,從後照鏡那裡偷覷一眼明樓,發現他只是默默摸了把鼻子,一臉悻悻然的樣子。
而察覺到明誠的視線的明樓,也只是斜看了他一眼要他別多事。
明誠自知理虧,也不表現什麼,眼神回到了前方做出專心開車的樣子,只是微曲的肩膀出賣了他的情緒:幸災樂禍。
「你們倆是要眉來眼去多久啊?酒店都快到了?」汪曼春當然注意到這兩個男人的小動作,只覺得好笑,以前的事情是有那麼不能提的嗎?不過是和明樓分手和絕對不原諒明鏡而已,本人都不在意了,怎麼你們就搞成這樣了。
「曼春,我送你去吧,這樣我也放心。」明樓說。
「好,麻煩你了。」汪曼春也不拒絕,心裏頭一直在策劃如何對付南田洋子的事情。
「師哥,記住了啊,讓我給毒蠍佈置幾個任務,還有請我吃飯,別賴賬啊。」
「好好,汪小姐您說的是,我不會忘的,不會。」
等送了汪曼春進酒店回到車上的明樓,一抬頭就從後照鏡看到明誠戲謔的眼神,心底深處有種說不出的悲情。
「大哥,我還真的想不到曼春姊不僅加入軍統,連延安那邊也……」暗道大哥你運氣真好,和前女友一起作戰什麼的,誰也沒想到啊。
「你還有什麼想不到啊?我告訴你沒想到的還多著呢!剛剛她跟我說,」明樓噎了下,「她知道明台進入軍統的事情了。」
「什麼?」明誠微愣,手差點從方向盤上滑下來,「那她知道……」毒蠍就是明台嗎?
「她暫時還不知道,畢竟上海站負責的人是我,不過聽她的語氣,我想她可能也猜到了。」明樓歎口氣,身子全陷進後座之中,看上去又多了幾分說不出的疲憊。
「好了大哥你也別擔心了,曼春姊現在是我們的人,沒什麼好防的更沒必要防,您就少操點心吧。」明誠笑笑地說,他當然知道明樓是在擔心什麼,或者說是,在緬懷什麼。
「阿誠,剛剛人家說你長進了我還不相信,不過這句話聽起來,你還真的長進不少。」明樓揉捏眉頭,語氣艱澀,又帶了點說不清的情緒說。
「普普通通而已,還是這樣子。」明誠笑道。「對了大哥,咱們該回去吃飯了吧!大家肯定等急了,這幾年還沒有一次這樣的,況且我們也回國了,不回家過個年、吃年夜飯陪大姐熱鬧熱鬧,哪裡像一家子。」明誠好容易把事情揭過去了。
「也是,咱們就回家吧!讓大姐等已經是不敬,如果再不回去,更是不悌。」
「哎,我今年一定得拿個大紅包。」
「行了,咱們哪次的紅包能多過明台。」
兄弟二人便在這嬉鬧中駛向回家的路。

[TRHP]007的腦洞

Harry Potter
07 /06 2017
還沒想要要取什麼名字,寫完整篇後會刪。

===========

Harry是被人拍醒了。
一睜眼就看到了他。
「Potter,醒醒。」
「Ri、Riddle?」
「除了我還有誰?還有,叫Voldemort。」

「你不是應該在部裏待著嗎?怎麼會在這裡?嘶——」
「慢點,你手臂、腹部和小腿被流彈擦到了。」

他把Harry從地上緩緩拉起並攙扶著走。

「M讓我出來的,自從追蹤不到你之後,不過你被關在這個地方難怪找不到你。」


環顧四週,空無一物。


但Riddle心裏明白,這屋子本身佇立在訊號微弱的區域、房屋材質本身又能隔絕大部分訊號,再加上Harry的通訊系統被破壞,種種因素影響下,經過2小時的搜索他才確定部裡的王牌特工被綁到哪裡。


眼下他手中只剩下兩把手槍、四個彈夾,Potter的武器估計全都被恐怖分子收繳、還又是個傷員,他只能將希望放在他進屋前發回部裡的座標位置有確實傳遞,後續支援也能即時趕到。


「Saviour,手錶跟領帶夾都還在嗎?」
「領帶夾用掉了,手錶、」Harry苦笑,「被搜走了,估計還在他們手上呢。」
「聽著,我手上有兩把Walther P99,上膛,四個彈夾,兩個都在槍裡,兩個在我手上,外面的傢伙我全解決了,但他們的武器也不多,全用完了。而且大概找到他們的上頭聯絡了,估計我們在說話的這會兒人也該到了。槍我們一人一把分,我負責掩護你逃出去跟部裡聯繫。」

邊說著掏出一個小黑耳機、槍和彈夾,「出去之後直接按通耳機,部裡就會找到你,同時也會回傳位置,到時趕快走,你需要治療。」
「那你呢?」
「放心好了,與其擔心我還不如擔心自己。」Riddle說,他聽見腳步聲逐漸接近他們,「你先走,我押後。」

他是認真的,Harry想,就算Riddle翹起嘴角、帶著諷刺的語氣說出命令,也無法反駁這個男人。

這個MI6有史以來最強內勤。

begonia0214

獨望星辰,探索宇宙。
漫步在心之園林蔭間。
琅琊榜:藺蘇
偽裝者:樓台、台麗
Harry Potter:伏哈/瑞哈、盧哈、斯哈。
§ 文章或其內設定未經授權同意不可隨意轉載和運用於個人平台和其作品中 §